苗木行情好坏有别,关键看育苗水平

2021-01-13

在当地一个著名经纪人的标准化苗圃内,当大家啧啧称赞时,季栋却对着一株长势颇好的白玉兰悄声说:“这样的苗在上海没市场。”记者听得蹊跷,忙上去问个究竟。“主要是分枝点太低。”季栋当时这样解释。在随后的行程中,记者一直和他在一起,并不断就各种苗木的前景和发展趋势向他询问。一路下来,感觉受益匪浅,这个以苗农自居的老总不简单。后来,记者经常接到季栋的,有时是打听报纸上的某则产品,有时是就报纸的某篇文章发表看法。季栋告诉记者“现在大树收购价这么高,利润空间已经很小了,生意越来越难做。另外,国家对资源保护的力度越来越大,有些地方在评优质工程时对应用大树已经有所限制,一旦工程应用的路子被堵住,高价收购的大树很有可能砸在自己手里。”于是乎以大树发家的季栋开始悄悄转型,他大手笔运作,租下了1万亩水田开始育起了小苗。季栋做大树时主要的品种是榉树、朴树、栾树等乡土树种,现在做小苗仍然选中的是这些品种。“对这些乡土树种我是情有独钟,我相信,只要耐下性子小苗也会养成大树的,而且会按自己的意愿塑造出完美的树型。”尽管季栋扎猛子扩苗圃后遭遇了去年的冷秋,但他绝不是头脑发热跟风的普通苗农。季栋扩苗圃育小苗有他自己的考虑,他看准了两条:一是把稀缺的土地资源先抓到手,二是小苗行情也是好坏有别的,关键是选品种和育苗水平。按照规划,季栋的苗圃选择了榉树、朴树、栾树、鸡爪槭为主打品种,这些品种都是优秀的乡土树种,没有过时这一说,任何时候都是绿化工程的主流品种。在苗情微妙的今春,季栋选择的品种小苗价格依然坚挺。萧山展会上,尽管天下着雨,季栋的小苗在3月3日那天卖出了几万株。“做小苗我的价格策略与做大树不同,同样价格的东西我要做出质量差异。看我摆在现场的这些小苗,根粗苗壮干溜直,同样的价格,我就不信人家不买账。”在技术方面过硬的季栋对做小苗也很有感觉。